X

近日文章更新:

法語甘露專題論壇法會剪影法語甘露法友園地矽谷梵音
時時佛光普照 日日如意吉祥 
月月褔慧雙增 年年壽祿無量

法友園地

法淨人生

法友園地

法淨人生 » 法友園地 » 禮懺 » 拜懺的感應─車禍背部受傷

拜懺的感應─車禍背部受傷2013-01-10

 

這幾年我都有參與拜梁皇寶懺,今年我被叫上來分享參與拜懺法會對我的影響,我將告訴大家關於我背部的故事。


2005年11月,我遭遇一次嚴重的車禍,我的車在高速公路上翻滾了兩次。車頂就在離我頭部幾厘米的地方塌陷。很幸運,離開現場時,只是我的左胳膊有點刮傷。那個禮拜,我媽媽正在金聖寺拜梁皇寶懺。


本以為那場車禍,我是安然無恙的,直到從2006年開始,我的兩腿都感覺到疼痛,麻木和緊繃。 MRI和X光顯示在L5和S1間的脊椎有滑動,S1有裂縫。因為這個裂縫,脊椎無法支撐我身體的重量,所以L5和S1之間的盤體幾乎完全退化了。由於缺乏盤體提供的緩衝,從脊柱下來的神經就在L5和S1之間被擠壓。因此而來的疼痛非常劇烈和讓我衰弱。去走路時,我一定要躺下來休息來緩解疼痛;去購物時,我不得不找地方蹲下來或坐下。我無法長時間地坐、站或走動;而慢跑、跳躍、跳舞或滑雪則完全沒我的份了。


我試著看中醫和西醫。西醫要給我動手術,在我背上釘6個鈦棒,而恢復的機會只有40-50%,而我自己的研究告訴我,除非滑動變得非常嚴重,否則不需要手術。我去看東方的針灸師和中醫師,他們把我的錢都騙走了。我也試過理療、瑜伽、看過脊椎醫療和無數其他嘗試,我甚至試過倒立,但是都沒有任何幫助。我感到挫敗和沮喪。我只有20多歲,卻有一個70歲的脊背。為什麼我不能做我的年齡所應有的事情-比如散步?


我媽媽就下了結論:當疾病用醫藥無法解決時,就是因為業障而有。但是我曾經造過什麽業呢?這次,我遇到一位善知識,指明了我過去所造的業,以及它與我脊背的關係。


我的第一個故事,發生在大約2000年以前的中國,我是個7歲的小孩子。那時中國在戰爭,我被抓住了,但是我媽媽逃走了。我極力試著回到媽媽身邊,但是每次都被抓住了。最後,抓我的人厭煩於阻止我逃走,把我的右腿打斷了。因為這件事,我的心靈受到極大的傷害和創傷。因為我只有7歲,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打斷我的腿,而且我也沒有傷害過他們。對他們的仇恨在我心裡滋長。這種傷害、創傷和仇恨在我的靈魂裏執著了2000年,今生就以我右腿的疼痛顯示出來。我需要學習寬恕和放下。


在2008年的梁皇寶懺中,我懺悔自己沒有原諒那些傷害我的人。法會期間,有位法師過來跟我說,“孩子,你的眼睛充滿仇恨。”聽到這句話,我非常害怕,更加用心地禮懺,祈願能寬恕和放下許多事情,尤其是長達2000年之久的怨恨。在那次法會中,我學習如何去原諒那些傷害我的人,以慈悲心接納他們,我也學到讓所有的緣分都成為慈悲之緣是多麼重要。當法會結束進行總回向時,我右腿的疼痛完全消失了。


我左腿的疼痛還在,而且開始加劇。又一次,我尋找原因。這是第二個故事:好幾世以前,我曾經傷害過7隻小熊。有的被我殺死,有的被我很嚴重地傷害。今生,他們以我左腿的疼痛顯現。在2009年的梁皇寶懺中,我懺悔了,但是疼痛沒有完全消失。在2010年,我更加誠心地禮懺。很顯然,寬恕別人比請求得到寬恕要來得容易。法會期間,每次我進入大殿時,疼痛會加劇10倍。每次我試著跪下來,站立或禮拜時,劇痛會從背部直灌而下到我的雙腿。我經常疼得掉眼淚,但這讓我的禮懺更加誠心。在前兩次法會中,我學到誠心禮拜意味著什麼。誠心懺悔意味著真心地為自己所做的錯事道歉,並且以後絕不再犯。因為,是我而引起這麼多的痛苦和災難,我將參加法會和我所做善事的所有功德都迴向給曾被我傷害的眾生。我希望他們都幸福安好。我希望他們也能修行佛道。我將心底裡所能散發出的愛和慈悲都給予他們。我學到不是去請他們離開,這不是懺悔,這是討價還價。誠心懺悔意味著我並不在乎他們是否讓我免除痛苦,好讓我的疼痛消失。因為將功德迴向給他們以換取疼痛消失因為是我傷害過他們,我理應誠心懺悔,迴向功德,並且改變我的壞習氣。在2010年梁皇寶懺結束進行大迴向時,我左腿的疼痛完全消失了。


從那時起,我能長時間走路而無需再躺下來,可以購物而不需要每隔幾排就要蹲下或坐下,我一直在工作期間跳健身操。儘管疼痛的消失,讓我輕鬆又快樂,我也非常感恩我的背部帶給我的心靈旅程。我感恩那些曾經傷害過我的人,因為他們教會我寬恕和放下的意義。我感恩因為被我傷害,而在我的生命中帶來障礙的眾生,因為他們教會我誠心懺悔的意義。我感恩生命裏遇到的每一個人,每一次經歷,因為他們都是從修行的不同層面來教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