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近日文章更新:

法語甘露專題論壇法會剪影法語甘露法友園地矽谷梵音
清湖美景眼底收 妙覺山頭天外遊
法界雖大包吾內 虛空大地盡點頭

法音宣流

法音宣流 » 只要我有一口氣在,一定要講經說法

 

「只要我有一口氣在,一定要講經說法、弘揚正法。」這是宣化上人發的弘願。從年輕在中國,中年在香港;乃至一九六二年到美國,數十年講經如一日, 法座不可計數。每次講經不因為人數多寡而有所改變,多則數百人,少則甚至一個人,還是照樣地講。

 

一九六八年六月十七日,在三藩市佛教講堂,上人正式開始講解在美國弘法的重要經典──《大佛頂首楞嚴經》。此經乃正法的代表,於佛法將滅時,此經首先消失。《楞嚴經》是禪門的祕鑰,也是顯教的教綱,凡夫依之修行,可轉凡心而入聖智;諸菩薩證之,能夠化度群機,而歸於佛乘。上人首先講這部經,目的在於破除我們的無明煩惱、我執、愛欲,指示我們如何渡過茫茫的業海,可說是迷途的指南針、黑暗的照明燈。

 

這個暑假講修班,為期九十六天,有四十多位大學生參加。最初,包括翻譯在內,每日只是兩小時的講經。上人知道這樣是講不完的,所以除了晚上講經外,在下午又增加一次講經時間,之後又增加為三次──上午、下午、晚上,到了最後又再增加到四次──上午一次、下午兩次和晚上一次。因此,首次的暑假班於九月廿二日法會圓滿。

 

「楞嚴法會」以後,學佛的弟子越來越多了,暑假班的學生大多來自華盛頓州西雅圖市,契機相引,如磁吸鐵,實在不可思議!他們都自動地搬到三藩市來,以便參加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十日開講的「法華法會」。上人每天晚上講解《妙法蓮華經》,一連講了兩年,大約有三百五十餘會,於一九七O年十一月十日法會圓滿。此經闡明「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所謂「開示悟入佛之知見」。上人講說此經,是為了啟發我們──開佛之知見、示佛之知見、悟佛之知見、入佛之知見,足見上人之悲願宏偉。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十六日起,上人又在每星期六講《地藏菩薩本願經》,一九六九年九月廿九日地藏法會圓滿。地藏菩薩所發「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的宏願,喚醒我們的良知,我們也都要發大悲願力,來救度物質極豐富卻缺乏精神領域的西方眾生。

 

在弟子們懇切的請求之下,上人接著又在一九六八年十一月十七日開始,每天下午講《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目的要我們了悟──三心不可得、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即是看破、放下、自在。這個般若法會,於一九六九年四月六日圓滿。

 

之後,接著又續講《大般若經》的精髓──《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上人所著作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非臺頌解》,目的在指點迷津,期冀眾生同登彼岸。頌云:
妙智方可達彼岸 真心自能契覺源
法喻立名超對待 空諸法相體絕言
宗趣原來無所得 力用驅除三障蠲
熟酥判作斯教義 摩訶逆轉般若船

也啟示我們:
行道修身莫外尋 自性般若深密因
白浪沖霄黑波止 涅槃彼岸任運登
時兮時兮勿錯過 慎之慎之取天真
杳杳冥冥通消息 恍恍惚惚見本尊
此法會自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日開始,至一九六九年七月廿七日圓滿。

 

「心經法會」圓滿之後,弟子們廣受法雨之滋潤,人人法喜充滿,再度啟請上人講《大悲心陀羅尼經》。此經說明觀世音菩薩從無量劫以來,在因地修行菩薩道時,成就大慈大悲。經云:
為諸眾生得安樂故,
除一切病故,得壽命故,得富饒故,
滅除一切惡業重罪故,離障難故,
增長一切白法諸功德故,
成就一切諸善種故,遠離一切諸怖畏故,
速能滿足一切諸希求願故。

 

上人要我們學佛所學,行佛所行,發出大慈悲心,在這五濁惡世裏行難行之行,忍難忍之忍,盡心竭力行菩薩道;不要在經中鑽來鑽去,而是要躬行實踐,身體力行,才能使諸佛菩薩的真精神顯露出來,使佛教能在西方生根萌芽,開花結果。此外,上人也是想讓大家知道──佛教究竟是什麼?

 

第二次的暑假佛學講習班,於一九六九年六月十六日開始上課。上人每天下午講《大方廣佛華嚴經》中的〈普賢行願品〉,晚間繼續講《妙法蓮華經》。普賢菩薩的十大行願,無異告誡修行佛法的人,要成就佛果,必須發恭敬心、長遠心、不畏懼心、慈悲心、大行願心,修學普賢菩薩十大願王。上人時常鼓勵我們,要抱著為法忘軀之精神,尤其是在這個國度裏,應本著大行願力,為佛教而努力。〈普賢行願品〉圓滿於一九六九年七月廿五日。

 

之後,上人又於一九六九年八月四日起,每天下午講《六祖法寶壇經》,到九月十二日圓滿。禪宗乃是教外別傳、不立文字,旨在直指人心、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六祖壇經》強調眾生即是佛,佛性本無差別,但用此心,直了成佛,離心無別佛。上人時常指點我們:「不要於心外尋覓,以為有佛法可修,有佛道可成;假使離開了心,一切法就了不可得。」上人的話,皆是對症下藥,使見聞者捨去執見,直入佛道。

 

上人不辭勞苦,一心弘法的精神,感動了弟子們都具足信心,精進不懈地做實證的功夫,所以於一九六九年,上人座下五位美籍弟子,到臺灣基隆海會寺求受三壇具足大戒。這五位弟子回到美國後,他們可說是美國佛教的第一批比丘、比丘尼。

 

當他們離開美國的這段時間,金山寺晚間的「法華法會」就暫停了,上人把它改為「彌陀法會」,在此特別強調信心的重要──信為道元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淨土法門要具足信、願、行,專心一致,老老實實地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臨命終時,佛及聖眾,皆會來接引往生極樂國土,永遠不受生死輪迴之痛苦。此法會開始於一九六九年十月廿九日,到十二月廿五日圓滿。

 

接著又於一九七O年一月繼續講《妙法蓮華經》,同時舉行禪七和佛七。在這期間,上人用活潑、生動的言辭,深入淺出地開示佛七和禪七的法要。上人每年均舉行禪七和佛七數次,皈依的弟子也不斷增加。

 

一九七O年五月十七日到六月七日,上人講《大乘百法明門論》。此論是唯識學所依據,乃「立宗十一論典」之一,是佛教的心理學。表面上雖是名相的分析,而實際上是把人體各部位根識的形狀、作用,以及相互的關係,很明白地告訴我們,而且讓我們很容易地知道經典上的一些專有名詞。

 

第三次的暑假佛學班,上人繼續講《妙法蓮華經》。

 

一九七O年十一月十五日至次年二月,舉行十四個星期的禪七,每天於清晨三點鐘就開始禪坐,直到晚間十二點結束。在這「百日禪」的期間,上人為我們講述歷代高僧大德的偉大風範──《高僧傳》,以及打坐的意義與方法,大家受益匪淺。每天晚上,加上星期六、星期日下午,在一星期中,上人總共為我們開示了九次。在這期間,我們成立了「」金山禪寺」,並且大大地重新整修內部,使之成為佛教道場,「中美佛教總會」會址就改設在金山寺。

 

一九七一年四月十八日起,上人每星期講一次《大乘起信論》,開導我們要發起大乘佛法的淨信,斷除一切疑暗邪執,普令佛法的種性綿延相續下去,不可間斷。

 

同年六月十三日,第四次的暑假佛學班開始,上人開講佛陀初成道時,於三七日為法身大士所說的《大方廣佛華嚴經》。上人採用清涼國師著的《華嚴經疏鈔》,首先講《華嚴經疏序》,接著講《華嚴經疏》。每天講經,歷時前後有一年五個月,共計三百七十五會,於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日圓滿。繼於十一月十二日開講《大方廣佛華嚴經》經文,一星期講演九次。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華嚴法會」圓滿,講述歷時九年,共有法宴數千次。此法界大經旨在彰顯根本法輪,是諸經之母,其教義浩瀚,以「毗盧遮那佛法身」為果,以「十蓮華藏世界海」為依報化境,以「普賢之悲願」為因行,繼以「十十無盡、圓融無礙大法」為行門,以彰顯華藏境界。此經典可以說是極諸佛神妙之智用,貫徹一切宇宙種種性相理事,又結集一切所有修行的心要法門。

 

這段期間,先後在三藩市成立「國際譯經學院」女眾道場,在洛杉磯成立「金輪聖寺」,在瑜伽市達摩鎮成立「萬佛聖城」。一九七六年開始,本著為法忘軀之悲願,上人任勞任怨地弘法於這幾處道場,廣度群倫,一九七八年再次開講《地藏菩薩本願經》於「金輪聖寺」。

 

為了教導弟子學習歷代祖師的風範與道德,宣化上人一九七二年開始以《佛祖道影》為教材來教導弟子。《佛祖道影》,顧名思義,是記載歷代西天、東土祖師的道行及法相,為後世修行者的楷模,有「見賢思齊」的作用。此書著作的時間可追溯到明、清時期,近代高僧虛雲老和尚認為此書對禪宗史極有價值,故繼續徵集增訂之。繼虛老之後,上人又增續近代高僧行誼,除了以白話講解之外,並提綱挈領,增撰偈頌一首,淺顯明暸。上人陸續講解祖師大德的風範,直至一九八六年春圓滿。

 

一九七四年上人開講《佛說四十二章經》,這是中國最早譯出的經典。此經意簡言賅,在四十二篇短短的經文中,清楚地闡述了修行的次第過程,從出家、修道至證果,明確指示修道人何所應為,何所不應為。

 

這一年上人又為西方弟子講《沙彌律儀》,以便來日堪任人天師表,荷擔如來家業。因為戒律是出家人的生命,因此出家人先受沙彌十戒,並學習威儀教相。

 

同樣是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宣公上人率領早期三步一拜的兩位美籍弟子恆具和恆由,到臺灣、香港、泰國、印度、錫蘭、新加坡、越南、日本各地,弘法訪問。期間除了在各地寺院、道場、大學講法外,並在香港主持一個佛七。是年年底應邀在臺灣開講〈華嚴經‧淨行品〉,此品教導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如何善用其心,隨著所行所為善巧發願,若能依願起行,則能防心不散,增長菩薩的悲行和智行。

 

講完〈淨行品〉,又應南臺灣的信眾講解〈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念佛法門三根普被,利鈍兼收。經上說:「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上人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解釋「都攝六根,淨念相繼」的念佛真義。

 

一九七八年上人到馬來西亞弘法,萬人空巷,盛況空前,期間除了在各地開示外,並講解了《地藏經》。

 

在佛教裡頭,〈楞嚴咒〉是最重要的一部咒,是咒中的王,也是咒裡邊最長的一個咒,這個咒關係著整個佛教的興衰。〈楞嚴咒〉是支持天地不毀滅的靈文,《楞嚴經》就是為〈楞嚴咒〉而說的。為此,上人自一九七九年起,前無古人地以偈誦的方式,逐句解釋〈楞嚴咒〉,此《楞嚴咒疏偈句解》歷經九年,一九八七年圓滿。

 

《勸發菩提心文》是清朝省庵大師所作。文中將「發心」分為邪正、真偽、大小、偏圓八種,並清楚地說明其中的差別。此文義理透徹,是非常重要的修行導引,因此上人分別於一九七九年及一九八五年,兩度講述此文,勸勉弟子發大菩提心,立堅固願,去妄存真,反迷歸覺。

 

一九七九年洛杉磯金輪寺信眾請上人講解《佛遺教經》,這是佛陀對四眾弟子最後垂訓。提醒我們如何修行,如何少欲知足,如何依戒定慧,成就道果。不以睡眠、放逸空過一生。此「佛遺教經法會」圓滿後,一九八○年上人接續開講《地藏經》於金輪寺。

 

一九八三年再續洛杉磯信眾的請法,上人又講解了《藥師經》,藥師佛的願力是要消除眾生的煩惱,使人免於病苦,消災免難。藥師佛法門除鼓勵命終往生淨土外,還強調可蒙藥師佛願力加被,以求現生即得安樂利益,增福延壽,清除修行路上重重障礙。

 

〈永嘉大師證道歌〉是永嘉大師一生修行的心得。他開悟後,寫了此歌啟示後人。此歌簡單明瞭,字字珠璣,言言真實,令人讀誦後,菩提心油然而生,智慧燈不期而燃。一九六五年上人著《永嘉大師證道歌詮釋》,並數度講解此歌,一九八五年金輪寺的法筵即是其中之一。

 

一九八三年開始,為了訓練弟子講法,上人開了「主觀智能推動力」課程,方法是以抽籤的方式,讓弟子們輪流上臺講解經文,並推派人選對講者加以批評,最後由上人講述、總結。這種講經方法是空前未有的,按著這個方法,每個人都可以發揮他個人的見解,說出自己的心聲,表現出自己的智慧。這個課程持續相當久,幾近九○年代。這期間講解《論語》直至「子罕第九」,教導弟子立身處世的基本道理;又講解《涅槃經》(部分),《涅槃經》的教義是「扶律談常」,扶助戒律,說佛性常住之教法。還訓練弟子講解《楞嚴經》卷一。這段師生共同研習的日子,猶如身處極樂世界,是弟子難忘的美好回憶。

 

在八○年代,上人又曾在萬佛聖城及金輪寺舉行以「楞嚴經五十陰魔」為主題的研討會及翻譯會,由上人與四眾弟子參與此會。會中上人對五十陰魔作部分解釋,同時對修行做了一些開示,教導弟子認識陰魔的境界。因為,修道的人如果不明白五十種陰魔,一定會走錯路的!

 

八○年代後上人座下的道場日益增多,金峰聖寺、金佛聖寺、華嚴聖寺、法界聖城、柏克萊寺、金聖寺等二十多座道場,遍佈美加,並及亞洲和澳洲地區。上人仍孜孜不倦,為法忘軀,流血汗,大慈悲普度,講經說法不休息。

 

上人是佛教祖師大德,但四書五經、諸子百家、醫卜星相等,無不貫通。因此除了講解經典、祖師大德傳記外,也教導弟子一些世間運用的學問、知識,例如一九七五年講解了《藥性賦》,教導弟子知道一點自己怎麼用藥。

 

《水鏡回天錄》是上人重要的著作,上人秉剛正不阿的精神,運春秋之筆,褒貶前人為今人之鑒,言其要挽回浩劫,猶如水中月、鏡中花有影無實。但在虛妄渺茫之中,還要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這是上人著述講解本書的動機。這部書從七○年陸續講解,直至一九八八年方止。

 

除了講經外,上人日常或弘法時的開示,更是不計其數,上人觀機逗教的智慧法語,言淺義深,是我們修行的指南,處世的寶典。妙語如珠的「Q & A」,頓去眾生心中疑惑。偈頌、對聯、歌詠,也是上人化導眾生的法門,有近二千首之多,這些上人信手拈來的精簡法句,道出經典、咒語、文章和傳記的精髓。

 

釋迦牟尼佛說法四十九年,講經三百餘會,留下無量無數的法寶於世間。世尊開示了八萬四千法門,無非是為了對治眾生的八萬四千煩惱;上人苦口婆心,諄諄教誨,把他所知道的佛法都告訴我們,也留下無數的法寶於世間。這些法寶,被譯為英文、法文、西班牙文、義大利文、越文、日文、韓文等,但始自一九六八年上人舉辦「暑假楞嚴講修班」,迄今(二○一二年)上人涅槃十七週年,四十多年來,雖經弟子不斷地整理出版,即使上人講經說法所用的母語──中文,仍諸多尚未整理出版,更遑論其他的語言了。

 

上人──
法貫東西,德沛天地,繼往開來,續佛慧命,承先啟後:弘法、譯經、教育,真正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

 

希望聞法的人,都會得到不可思議的法雨滋潤──未種善根者,使他們速種善根;已種善根者,使他們增長;已增長者,使他們成熟;已成熟者,使他們得到「常樂我淨」之佛果。

 

 

更多法音出版,請見http://www.drbachinese.org/publish/index.as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