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近日文章更新:

法語甘露專題論壇法會剪影法語甘露法友園地矽谷梵音
佛法妙理本無說 覺後一字更嫌多
惟因眾生迷障重 善巧方便來說說

素食合天心

環保素食

環保素食 » 素食合天心 » 我有話要說 » 最悽慘、最受虐待、最被遺忘的一群!

最悽慘、最受虐待、最被遺忘的一群!

 

食肉,是一種殘害動物的暴力行為;我們可以選擇不吃肉、不喝牛奶,不去佔動物的便宜。

 

動物是朋友而非食物


很榮幸能來到這兒。回溯至1986年,當我們開始經營動物保護區的時候,我實在不太了解這些農場動物是怎麼被對待的;所以我開始造訪農場,發現了那些被飼養來做食物的牛、豬和其他動物的第一手資訊。在某些狀況下,有的動物是活生生地被丟在垃圾箱裏面,或者混在一堆死的動物裏頭等死;所以我們就開始拯救牠們,把牠們帶回家照顧。我們現在有兩個農場,一個在紐約州,另外一個在加州的奧里蘭。動物可以在這個地方活到自然死亡,因此它不但是個動物保護區,也是一個愛護動物者的保護區。在我們農場(動物保護區)裏,動物是朋友而非食物。我們試圖重塑牛、豬和其他動物是社會一份子的觀念,因為牠們一直只被看做要被宰來吃的肉。

 

往往動物第一次抵達農場(動物保護區)時,牠們都很驚嚇;因為牠們都早已認知,牠們只能活到被宰殺為止的這種宿命。有時候牠們被關在非常小的籠子裏面,甚至無法轉身。舉個例子,譬如牠們是用來生產雞蛋的雞,那牠們的翅膀甚至永遠都沒有機會伸展;只能不停地摩擦籠子的鐵棍,致使身上有很多受傷的地方。起初牠們非常害怕人,後來由於受到慈愛的照顧,牠們學會再度信任人,也變得很友善。當動物的生活開始改變重塑之際,我們人的生活也同樣改變了。能看到由害怕轉變成同情、慈悲、瞭解和和平,這是一件美好的事──這就是動物保護區所要戮力創造的。


在這個動物保護區裏面,我們特別著重保護的對象是一般農場生產的動物;因為在我們這個世界上,牠們是最悽慘、最受虐待的,也是最被遺忘的一群;牠們被忽視了!因此當這些動物被忽視之時,同樣地這種忽略也反應在我們人類的身上。殘殺動物固然對動物不好,但是也對我們不好;當你去那些農場,除了看到生病和不健康的動物,也會看到在農場那些人也是很不快樂的──所以這整個體制就是我們試圖想改善的。

 

被當作貨品看待的動物


根本的問題在於這些動物並不被看做是有情生物;牠們被看做貨物,屬於生產的一種單元,只是一塊肉。在我去參觀這些農場的儲貨場時,看到這些動物非常害怕,牠們害怕的這種神情表現在牠們的眼睛裏;而農場和屠宰場的工作人員並不去看這些動物的眼睛,他們看不到牠們的害怕和痛苦。牠們生活在一個不被當作有情生物的境遇中;換言之,農場的工作人員通常只去看這些動物的身體部分,他們直接看著牠們身上的肌肉──那是將來要被割下來擺在市場上賣的肉。

 

所以,這就是不尊重動物的感情。在這些把有情生命當貨品賣的地方,生物只被當作商品。若以這樣忽視的態度來對待其他動物,這種忽視態度會擴大:結果會關閉我們的心,影響到環境,還會擴大到不尊重其他的人。今天我們有一個虐待動物的系統,整個環境也受到污染,員工被忽略,有病的肉類被賣給消費者。在美國把有病的動物擺到市場做食物賣是合法的,雖然我們曾試著去告美國食品局以期防堵,可是卻沒辦法防止這種事,所以把有病的肉類當食物賣還是被准許的。對那些不尊重動物也不尊重消費者的人而言,他們買了這些污染的食品,自己因此也生病了。

 

永遠都沒有機會伸展翅膀的肉雞


在美國,每一年被送往屠宰場的最大宗的物品是肉雞。在美國和整個世界上,所飼養的雞分為兩種,肉雞和蛋雞。肉雞已藉由基因改造,被餵養成兩倍大,養起來也比一般的雞快兩倍;而蛋雞藉由基因改造,被餵養成能夠生很多蛋,所以牠們不會長得很大,也不會長得很快。因此在雞蛋孵化場,他們就只孵育生蛋的母雞。雞卵孵出來的雞是有公的和母的。母的被養大成生蛋的母雞,牠們生活在一個叫做「電池盒」的小籠子裏面,每隻母雞之間的距離比筆記本的一張紙頭還要小。牠們被關在籠子裏大約一年以後,牠們蛋的生產量減少,就被殺了。而公雞既永遠不會生蛋,又長不大也長不快,所以牠們從蛋裏孵出來的那一天,事實上就被殺掉了。我曾經在雞蛋孵化場的垃圾箱,看到成千上萬才出生就被遺棄的公雞;有時我也看過這些雞被丟進肥料再製機,去再製成農場的肥料。

 

肉雞被養得又快又大,以致牠們的心臟跟肺有時就無法負荷這種成長速度,每一年有幾百萬隻雞在兩個星期大就死於心臟病。可是對他們的工業來講還是有賺頭的,因為他們每年要養超過九十億隻肉雞;如果你有幾十億長得比普通雞快兩倍的肉雞,每年失去幾百萬、甚至幾億隻雞,還是有利潤的。

 

一輩子在板條箱的豬


在美國每年有一百億隻農場動物被飼養和屠殺,其中就有九十五億是雞,但是包括豬在內的其他動物同樣過得很悽慘。豬都被關在室內,站在水泥地上;從來沒有辦法做豬通常愛做的事,去接觸外面的大自然和土壤。這些動物不被允許做牠們自己天生的習性:如果牠們是草原動物,牠們不許可到外面去吃草;如果牠們是雞或其他鳥類,牠們不許可接觸土壤、棲立樹上或像普通雞或鳥一般棲息。就拿豬來說,牠們不被允許和其他的豬接觸。在自然的環境下,當豬生產時,會築一個窩,母豬就一次養大一群小豬。

 

可是在今日這種工業生產的豬寮裏面,在母豬生產前,他們把母豬挪到另一個稍微寬敞的板條箱,以便旁邊可以容納小豬,因此母豬和小豬們從來沒有機會自然的相處。小小豬生下來才三個禮拜,就被拿走;而母豬又重新懷孕,回到另一個兩尺寬的板條箱去。所以,牠的一輩子就在懷孕待產期的板條箱和擁擠的板條箱之間挪移;母豬不斷地來來回回板條箱之間,這樣子生活了幾年。牠從未有機會站在土壤上,也從未有機會過豬想過的生活方式;牠從未有機會在池塘裏打滾,或者做任何豬通常會做的事。那這樣子幾年以後,牠也就沒有辦法再生了,就被殺死了,這是很可悲的事實。大部份工業國家的農場動物,其自然的根本習性都被抹殺掉了,牠們只被當作貨品看待。

 

被累垮的乳牛


乳牛也是遭受了很大的痛苦來生產牛奶。為了要一頭母牛生產牛奶,母牛必須不斷的懷孕以便生小牛。如果生下來的小牛是母的,就會被養大來做乳牛;如果小牛是公的,那對奶製品工業就沒有用處。這些小公牛往往被從奶製品農場帶走,為了做牛犢肉而來養大。牛犢肉這種產品,事實上是為了剝削那些大量出生在奶製品農場而無法可用的小牛而發展出來的。這些小牛一生下來馬上被帶離母親身邊,被關在小小的木製板條箱裏,牠們就這樣過完短暫的一生,直到二十個禮拜大時,就被宰殺了。


小母牛也是一生下來馬上被帶離母親身邊,通常在頭幾個月被放在小板條箱裏養;等到大一點,就集中在場房。長到十五個月──那還是很幼小──就使牠們人工受孕;通常在兩歲大的時候,牠們就會開始生小牛,然後牠們加入了生產牛奶周而復始的行列。做為乳牛,牠們每年都要受孕一次,以保持農場的利潤;而牠們也每年都要有小牛被帶離身邊的遭遇。這些乳牛被強迫去生產高程度的牛奶量,通常牠們的牛奶量比一般乳牛多了十倍。因此牠們在極大的壓力下,去生產那麼多牛奶;這種壓力,可能因牠們在乳汁分泌的豐富期又再度懷孕的事實,而更加糟糕。這些動物被高度壓榨,牠們的身體很快就累垮了;大約在加入生產之後的三到四年,牠們就被送入屠宰場。

 

在一個健康的環境裏,一頭小牛可以活二十年。這些乳牛累到連走都不能走了,牠們就被稱為「病倒的動物」。通常牠們被鍊著拖進卡車或者被推到堆高機上,然後送到屠宰場,製成人類的食品。但是即使牠們並未變成病倒的動物,那些被認為不再具有生產價值的乳牛,還是會被送到屠宰場去──有很多牛肉就是由累垮的乳牛製成的。所以在某方面說起來,這些乳牛其實比其他農場動物更慘;因為牠們先被壓榨幾年來生產牛奶,最終又變成了肉類食品。

 

不佔動物的便宜


我所說的大部份內容或許令人沮喪;但是能瞭解動物遭受到什麼樣的處境,而來決定並堅持我們的選擇,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成為素食者的原因,是因為認識這是很明顯一種殘害動物的暴力行為。我們警覺到奶製品工業攪進了暴力,這也是非常重要的。現在市面上已經愈來愈容易找到很好的牛奶替代品了,像豆奶、米漿和各類豆汁等等。所以我們都能有一個選擇的機會,來使整個世界為這些動物、為這個星球而有所改變──我們可以選擇不吃肉,也能選擇不喝牛奶,或者不去佔動物的便宜。

 

Notes: Mr. Gene Baur, President and Co-Founder of Farm Sanctuary.


編按:基因鮑爾先生,是農場保護區的總裁和合夥創辦人。